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方政和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千里万里心里梦里——方政和访谈录

2018-01-11 10:20:2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访谈时间:2012年

  访谈者:袁园、王艺玮VS方政和

  小时候的涂抹、画画,那是一种无辜的爱,出乎天性,不带什么目的性,直到现在,我依然认为每个人都应该给这种无辜、单纯的爱留一点空间。画画的状态应该有一种类于散步的状态,在远处,有一个说不清但令人憧憬的未来,双脚迈开,这样就上路了,后来发现这条路竟也走得挺适合的。上学就得考试,而每一次的考试就像面对一扇关着的门,你试着敲了一下,门开了,进去后发现里面又有另外的一扇门,你也不知里面有什么,你又进去,发现又走对了,就这样一直走着,一直向前,走到了现在……其实早期的画画并没有特别预设的、确定的目的地,可能是远远有一座山,或是一片树林,我慢慢地走,在散步的过程中看到了很多风景,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这儿就是我想要的风景。我觉得这样挺好,一路观望,领略溪山,听湖泛海,欣赏风景,回头再看时,此地最美,心里顿有一种靠近的踏实。

——方政和

  问:谈谈您对南京是怎样的一种印象、感觉?

  方:南京是我的第二故乡,十年前到南艺进修学习的时候,租住外秦淮,南北两窗一打开就能见到秦淮河,冬日寒风自长江呼啸而来,河道畅达贯通无遮无挡,又湿又冷的感觉特别强烈,窗外树枝杈枒,景色很美。第一年冬天,觉得南京的冷是一种让人绝望的冷,冷得咝咝作响,冬天的日子过得特别的漫长,后来慢慢被冻适应了,所以说,南京让我这个惯于冬日暖融的南方人领教了什么叫温度(笑)。

  问:在您的内心深处,是不是一直有这样的状态——在路上、无缓步、向前方?您从南方的福建迁徙到北方,南京恰恰在两地的中间,南京的这一段学习时间对您的经历、创作意味着什么?

  方:我觉得古人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说得特别好。南京的学习经历让我有了第二次去选择的方向,一个人只有经常走南闯北才有可能不拘泥,见闻多了才会有一个比较全面、包容的生活态度。我讲的走南闯北并不是指你随着旅行团到处去浮光、去掠影,而是你得呆下来,或相对的一段时间住下来,才有可能去理解这个城市、这个地方的面孔和性格,景区是城市的名片,确有其事,但不可太当真,因为现在的景区都有一张装饰过度的脸。

回望宋人——隔断千山 55cm×35cm×3 2010年

  问:为什么又会选择去北京?

  方:从福建到南京又到了北京,这是一种向前走的机缘。我画的是工笔,但内心却更喜爱疏阔、纵逸、抒写性的画风与作品。南京有很精致、优雅的精神文脉,如果你把握的不好,这种细腻会变成一种斤斤计较。工笔肯定不为画的细,细是表象,重要的是要在细腻、精致中提炼、概括出生活与艺术的丰富性,换言之,象外之意才是工笔的核心追求。意笔有豪迈、奔放的美和性格,奔放不是放纵,而是收放有度的一念之间。所以,我以为南北之间多一些交融会比较好,南北都走一走,就不会以为哪一边就是天下了。

凌波不过横塘路 70cm×68cm 2017年

  问:沈宁老师说您是“会飞的人”,您怎么看?

  方:我用的是威亚(笑)。沈宁说的飞我懂,其实每一种漂泊的背后,都会有一种不为人知的沉重,人的飞注定是吃力的,他写我“想必与他多年浪迹漂泊的生活分不开”,让我顿生感慨,感慨求学、求知的不易,之前客居南京,是为南漂,而后为北漂。走南闯北下来,觉得南京是个特别能培养、涵养画家的好地方,是一个平静而自成良性循环的好系统,能让人从自我的蒙昧中清晰、豁然、顿开的好环境,能从0到1,这比从1到10的意义还要大。

落尽东风 136cm×34cm 2017年

  问:方老师对竹子、梧桐等题材的美有特别的专注与理解?

  方:是的,我的创作题材有一个比较特定的指向,不敢轻易为画而画,所以选择入画的类别也不多。因为不管何种入画的题材总该要表达、寄寓作者的内心吧!中国工笔画在我心中是“雅文化”,竹子与梧桐都称得上是文化的植物,梧桐的文化内涵与寂寞、惆怅、孤独之类的情感相契合,有独自思考的状态,“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王维写的是竹林,可道理是一样的,人在独处时多有较清醒的状态。另外,梧桐的入画,与其形感有很大的关系,梧桐高大昂扬,叶子阔大,叶掌轮裂五开,好像人的手,清风翻转、向背多变,果实长柄下垂,姿态优美,点、线、面及色彩冷暖的画面美感因素具备无缺,当然就会像梅、兰、竹、菊或荷花等形感优美的品种一样,成为我们传统中国花鸟画创作题材的首选。

  问:有些绘画题材是太过于常见的内容,如何建立自己的理解,创新该如何去实现?

  方:对于画家而言,画画时心中还应有一份“耻与人同”的选择。那些认同度很高、常见的题材,我未敢轻易绘写。面对自然,你只有用一种冷静的热爱去感受和体验,己出新意才有可能,写竹画竹,这对许多中国画家来说既是易事同时也是不小的难题,传统的墨竹画有非常完整的体系,竹子清华其外,澹泊其中,有“寄喻”与“形象”的双重身份,是传统文化中的一个文化符号。我画竹,只当是对文同、苏轼湖州竹派等传统墨竹画风远远的虔诚解读中知黑写白、看朱成素的一种自我选择,白的竹,或霜裹或雪浸,我需要一种主观的表达,一种阔怀欲释,一种在简洁的黑白置换中表达自己对绘画传统的温故与别解的态度。

几度秋霜 118cm×118cm 2005年

  问:您的作品《洛水遥遥》、《千里万里心里梦里》给人苍茫、朗阔、豪迈的感觉,当时是怎样的创作状态?

  方:绘画技法掌握到一定程度时,会很自然地回过头去关注表达内心,这是一种不断递进的追求。人在世界里,欲望、烦躁无可回避,这个时候,你的内心深处最不应缺少的依然是一片天空、一处竹林、一份栖息,绘画的人有时就真的象天上的鸟一样,为梦境去飞翔是最美的,《千里万里心里梦里》的题目太煽情了(笑),言过其实了,所谓的遥遥或者千里与万里,其实是因为梦想总是很遥远,梦想的不易到达,远远的看便成了我们美好的全部托付。

千里万里心里梦里 72cm×46cm×5 2010年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方政和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